外国语学院
 首页  全国信誉第一的网投平台  师资队伍  教育教学  教学科研  学生工作  招生就业  党建工作  教师风采  外院学子  校友工作 
教师风采
 首页 
 全国信誉第一的网投平台 
 师资队伍 
 教育教学 
 教学科研 
 学生工作 
 招生就业 
 党建工作 
 教师风采 
 外院学子 
 校友工作 
教师风采
您的位置: 首页>教师风采>教师风采>正文

强化国别与区域研究,开创外国语言文学研究新局面

——外国语学院博士生导师罗国祥教授专访

2018-10-28 09:25   审核人:

中央赋予广西的三大定位之一就是“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因此,在这个重要位置开展区域与国别研究自有其特殊的意义和价值。作为广西唯一的外国语言文学学科博士点,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有一个教育部区域与国别研究基地(东盟研究中心);同时,民大开设有七个非通用语种专业,基本能满足与东盟十国进行语言交流及对其进行研究的需要。那么,法语专业作为通用语种专业是不是也能对区域和国别研究做一些贡献?法国语言文学二级学科能不能结合学校的区位优势,独辟蹊径地开展一些研究?笔者就此对武汉大学教授、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相思湖讲席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罗国祥老师进行了专访。

笔者:罗教授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1975年您一从武汉大学毕业就留校任教至今,历任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法文系教授、法国语言文学(含文化)方向硕士生、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武汉大学欧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国文化与国际关系方向硕士生、博士生导师,法国研究中心主任,《法国研究》杂志主编,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第46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评委,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评审委员,国务院终身津贴专家,2016年为我校柔性引进。请问您为何选择来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以下简称“民大”)担任相思湖讲席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罗国祥教授:事情说起来有点渊源。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的杨令飞老师曾是我的学生,近些年他做得非常好,取得了不少学术成果,对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的法语专业贡献很大。有一年他邀请我来做讲座,希望学校能聘请我担任广西民大的讲席教授,适逢学校出台了相关政策。我一听很高兴,觉得这个机会非常好。我以前教授法语基础课程,后来开始研究法国文学和文化,单单法国文化就研究了十余年。法国文化,从法国大革命以来就主张“自由、平等、博爱”,注重文化多样性,各种文化团体间相互融合、共同发展。而这恰恰是网投比较靠谱的大平台这样一个民族性大学所需要关注和研究的问题。另外,东南亚和中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以及法国的关系非常紧密,我可以做这三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文化互动问题的研究。杨老师讲授和研究法国文学,我想我则可以在民大讲授法国文化,同时也可以指导法国文化方向的硕士生和博士生。

笔者:罗教授所说的国别与区域的民族研究和民大的办学定位(民族性、区域性、国际性)有着怎样的关联?请您为民大的外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和法语语言文学二级学科建设,以及青年教师的科研发展给予指导。

罗国祥教授:广西少数民族特别多。从秦汉时期开始,随着领土的扩大,包括农业专家在内的学者随军队从中原地区南下,帮助西南少数民族学习耕地,包括如何使用耕牛。这种文化的交融对广西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关于广西少数民族和中原地带汉族的文化交融相关研究已经很多了,我能做的第一个研究是中国西南地区的,特别是广西的,少数民族与东南亚国家民族的关系:文化、经济的交流,不同族群间相互的迁徙。比如云南西双版纳地区的景洪与泰国、缅甸的关系,广西和越南、老挝、柬埔寨的关系,中缅、中泰等两国交界处不同族群相互的迁徙和交融,这些都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和东南亚国家民族相互的文化往来、经济往来、政治关系的密切度,受西方意识形态的影响。过去东南亚国家与我国之间存在一些矛盾,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和中国的强大,我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向好发展。东南亚相当大一部分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所以法国文化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巨大,特别是越南、老挝、柬埔寨。比如,越南语过去没有文字,在形成文字过程中,50%受汉字影响,40%受法文影响。再比如,中国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到了越南后,就受到越南文化中一些法国文化因素的影响。另外,随着柬埔寨被越南占领,尽管来到柬埔寨的华人(汉人、苗族等其他少数民族)看不懂法语,但因为受法国文化的影响比较深,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逃往法国。法国人觉得柬埔寨曾经是其领地,领地上的居民要受到保护,随后将其移民到法国。在法国大学城里面有一栋柬埔寨楼,专门安置从柬埔寨逃出的学生。所以说东南亚和中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以及法国的关系非常紧密。这三个国家和地区之间文化互动问题研究,是我在民大能做的第二项研究。我指导的一名硕士生王亚斯的硕士论文,题目为《法国苗族身份认同及传统文化传承问题研究》,就是研究这三者间的文化互动问题。

另外,广西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从历史角度来说,也有研究价值。法国在亚太地区有很多殖民地岛屿,法国人不放弃,(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届法国总统一上台就来东南亚,马克龙可能很快也要来了。法国整个对外贸易有六成要从我国南海地区经过。南海是亚太地区的一部分,法国人觉得这里对她而言特别重要,不能放弃。前段时间,法国国防部长还说要派军舰参加南海巡航。这些不是意识形态问题,而是从法国本身的经济利益出发的,这对我们南海问题的解决和国际化构成了一定的威胁。研究法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对于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在东南亚的推行及其安全性都有影响。现在包括全球化在内的很多问题,都可以从法国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这种普世价值观中得到启示。如果我们把这一块的研究作为一项国家重大项目来培育会更好。我们做法国文化研究,仅仅研究法国文化是不够的,一定要跟广西民大自身的定位(西南地区或是广西的少数民族文化)相结合。单就民族学的文化研究来说,民社学院已经做得很多了,那我们外国语学院能做什么呢?最主要就是要把广西及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与欧洲以及东南亚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这个是很有意义的,而且能够跟民大外院与民大本身的发展方向相结合。民大人才济济,外院也是,如何对接民族问题,我觉得无论是从语言学、翻译学、文化学,都有很多项目可以做,而且可以向自治区、教育部、国家申请相关的研究课题。当然这个首先要做一些前期的研究,要积累一定的研究成果。

研究问题广而大之还可以扩展到中国的革命和欧美的文化影响研究。我们过去讲“拿来主义”,就是从西方学了很多东西,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那么中国的民族问题,特别是民族政策,与西方的民族政策特别是法国的民族政策相互有怎么样的影响?中国的革命文化和法国的革命文化之间呢?我有这样两个想法:中国的民族政策与法国文化多样性理论与实践比较研究,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欧美文化关系研究。比如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孙中山提出了“三民主义”。法国有一本书,叫做《法国大革命与中国》,其中提到孙中山,他的“三民主义”很大程度上就是“自由、平等、博爱”演变过来的。这就是法国的一些学者的观点,有很多材料可以佐证。蒋介石主张新生活运动,就是把西方的那套搬过来,磕头、拱手改为握手、拥抱,倡导男女平等。民国时期有很多文学家受美国影响,产生了象征主义诗人,例如戴望舒。二战时期,法国维希政府的贝当元帅有一句话很有名:Seule la terre nement pas. 意思就是说,政治、战争都在说谎话,说谎话是为了战争,只有土地不说谎。土地可以生产粮食,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要抛开战争和意识形态,让老百姓能够生存下来。贝当的这个观点对汪精卫影响非常大。汪精卫留法期间受法国文化影响,让中国加入大东亚共荣圈,与日本和平相处,可以使老百姓免遭杀戮。他的这种与敌人合作的汉奸理论,法国人称之为colloborateur(意为“附敌分子”)。战后这位法奸贝当被判刑,另一位汉奸汪精卫尸骨无存。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就是共产主义领导的红色革命,后来红色革命又形成了红色文化,受法国的影响非常深。比如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都在法国留学,受法国影响很深。法国著名作家马尔罗(Malraux)最重要的小说作品“亚洲三部曲”(“中国革命三部曲”),其中Voie Royal《王家大道》描写柬埔寨吴哥窟一带的古代文化情况,Conquérant《征服者》讲述广州起义。马尔罗自己曾参加国民党的外国组织安南青年党(安南,即现今的越南)。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表了镇压工人运动,他在La Condition Humaine(译为《人的命运》、《人的状况》或《人的处境》)中描写了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抗争,中法建交后打算将这部小说拍成电影,但因为一些原因,中方没有同意。马尔罗本人对中国非常友好。1965年,马尔罗作为戴高乐的特使到中国访问,毛主席接见了他,周恩来和陈毅也与他进行了会见。他的作品Antimémoires(《反回忆录》)中描述中国共产党人的红色革命和红军长征路,“飞夺泸定桥”描写得非常详细,令人震撼。描写中国共产党人如何英勇顽强对悲惨的人类命运进行抗争是马尔罗“三部曲”中最核心的内容,他认为中国共产党人很好地代表了中国人的抗争精神。中国共产党人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初受到法国影响,后来马尔罗作为一名法国人对中法文化也是这样一种看法,二者之间是契合的。现在讲红色文化、红色旅游,红色旅游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长征经过之处很多地区都是少数民族地区,云南、贵州、四川交界,有藏族、布依族、苗族等等。这种红色文化、红色旅游的研究在少数民族地区可以作为很重要的一个课题。为了培育国家社科重大项目,我觉得法语系,甚至是外国语学院,可以整合一些力量来做一些研究,这也是我想在广西民大做的一些工作。我同法语学科负责人杨老师商量过。这也是我给民大法语硕士、博士、青年教师上课讲授的主要课程内容。我觉得我的身体还行吧(哈哈大笑),能够做一些工作。

 笔者:您对民大法语语言文学这个二级学科的教学工作有何建议?

  罗国祥教授:说到研究,必定要谈到教学。其实研究和教学,有时候看起来是一对矛盾,但实际有很多内在联系,语言好了,研究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因为首先我们要研究中国和西方的关系,尤其中国少数民族和法国或英美的关系,这就必定要读法语或英语文献,所以语言的教学不可忽视。语言教学这一块,我不知道咱们外院开的语言基础课的教学,比如精读、阅读、翻译、写作、口语等课程相互之间是如何协调配合的。我原先做武汉大学外院法语系系主任,每个月会组织法语老师开会,交流各自负责的课程是如何上的,单独的一门课和其他的课之间如何衔接和协调,包括教学方法和内容,都要结合起来上,让它们成为一个整体,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笔者:您对民大外院的研究生有怎样的期许?

罗国祥教授:希望广西民大外国语学院的硕士生能够对民族话语建构、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和东南亚以及欧美国家的关系继续做一些研究,比如泰国、缅甸和英美的关系,越南、老挝、柬埔寨和法国的关系。广西民大的英语语言文学学科有两个研究方向做得很好,那就是认知语言学和翻译学。无论是认知研究还是翻译研究,目的都是交流。博士阶段的学生应该提出自己的论点,要形成自己的一些理论;在文化研究方面,尤其是少数民族文化同西方文化(特别是法国文化的关系这方面,可以做一点贡献。这可以作为法语语言文学专业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向。比方说,法国民族文化话语,特别是现在法国右派势力很强,这是为什么?会不会重新兴盛起来?勒庞的极右派支持率达到20%已经相当高,法国当代民族问题有一些什么样的关系?和法国民族主义的渊源,从起源到兴盛、到衰落,再到现在又兴盛起来,这是为什么?像这一类的问题,博士研究生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很有意义。法兰西民族主义话语如何形成?后来法兰西文化话语如何在世界上产生霸权?这种话语的建构对我们如何建构好讲中国故事的话语会有一些启发。翻译也好、认知也好,包括中国典籍外译计划这一国家战略,以及文学和文化的研究,讲好中国故事,必须要有话语权。这符合广西民大的定位,也符合中央设置民大的初衷。

同时,我觉得研究生一方面自己要看书、学习、做研究,也要跟外界有一些交流,特别是同少数民族要有一些接触,要了解,做一些田野调查,其中包括实地调查、或者看别人做的调查。虽然是二手的,但是人家是一手来的。两手可以一起抓。另一方面,要多听民族学的课程,他们对东南亚少数民族、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了解比外院深入,这样就可以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还要发表一些文章,看看诸如《东南亚研究》这样的杂志,有一些方法论和田野调查可以参考。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外 国 语 学 院